当前位置:主页 > 设备试用 >

我愿意做教育的奴才为教育为学生挡枪子

2017-06-01 09:30
 
  烟台学习侧记
【引子:灵感来敲门的时候,你想挡也挡不住。忙开灯,执笔,记录于下。写作地点:妈妈家,时间:半夜里,姿势:俯卧,伴乐:他那颇有节奏感的呼噜声。】
 
  天空略带微雨,6月10号下午3点左右,我们便云集到了黄城汽车站,去烟台参加为期五天的“第三届全国小学数学课程与教学研讨会暨山东省小学数学计算教学研讨会”(呵呵,不好意思,噱头还挺大 )。隆重的介绍参加此次活动的六位女主角:润新的焦同学(我老认错她,把她当成于艳),河口的季同学(老相识),双语的孙同学(似曾相识),诸高的柳同学(似曾相识),我,孟同学,还有我们的领队——教研室的曹主任。(老乡兼校友)。真的很感谢领导给我们的这次学习和锻炼的机会!老实说,这其中的收获若非亲自经历,有些并不是能用语言所能够表达清楚的。
 
 当晚,我们便下榻于离学习地点最近的裕豪大酒店。饭后,洗去一身的疲惫,便要早早休息,陪伴我们的也只有电视。她们都执着于《金太郎的幸福生活》,唯我不同,痴迷于《红娘子》,很感谢与我同住的善解人意的孙同学,她最大程度的满足了我的喜好。 
 最最受不了的就是车水马龙,汽车轰鸣,也难怪,我们学习的地点是儿童影剧院,这附近既有美丽的景区烟台山,又有学校养正小学和医院烟台山医院,还濒临张裕酒文化博物馆,地处繁华地带,像我这种睡觉困难的同志来说,睡不着觉那就不足为怪了。早晨五点多就起床了,蹑手蹑脚的收拾好一切,独自一人悄悄地出发了!享受享受烟台的空气,温润的海风袭来,尽情的嗅嗅(在龙口好久没有闻到这么纯纯的,腥腥的,咸咸的味道了),烟台的人可真够勤快的,五点多,环卫工人就开始给树木喷农药了,五点多,海边垂钓和晨练的人就已经络绎不绝了。
 
执教的老师有辽宁的,四川的,河北的,重庆的,南京的,浙江的,烟台的,这就算是有代表性的全国的了。最有分量的两位专家的报告,一个张丹教授的《从“运算能力”看计算教学》,一个是宋乃庆的《义务教育数学课程标准改革与发展十年》。有关学术方面的资料,我不想做过多的阐述。 我最最敬佩的是点评嘉宾中有一位广东的小伙子,我已记不清他当时说的是什么,但是我能清楚感觉到他当时那副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样子,如果我的学识足够丰富,如果我的理论足够充分,如果我的胆量足够勇敢,相信我也可以代表烟台发表几句个人见解。 相信这也是我以后努力的方向。
 
无论坐在哪一排,我总能和人家攀上话题,扯上关系,我们边听课,边评议,感觉特过瘾!哦,你是滨州的,噢,你是临沂的,哈哈,你是河北唐山的,很快的我就和一个潍坊的老师达成了共识。我们共同品头论足着:蓬莱的讲课老师和教研员的一唱一和(人家领导明明要求评课,结果他俩提前准备好了稿子,照着念,还你一句我一句的对台词,似乎有点像作秀 ,哪怕你针对这堂课简单的评两句也不错呀!), 还有一个《和是48的多连方》,恐怕老师自己都没有搞清楚她这堂课到底要给学生传授什么?我的感觉是乱乱的,有点像“24点游戏”,规律性不强,偶然性大,有凑数的嫌疑。 
 课前的互动环节也是“五花八门”,有猜老师年龄的,有参观旅游景点的,有出脑筋急转弯的,更有趣的是有个老师问:“我们每天吃的鸡蛋是哪里来的啊?下蛋的鸡有时从哪里来的啊?你说是先有鸡还是先有蛋?”哈哈,这么哲学的问题也拿出来考小孩子,我以为整堂课都会被这个问题纠缠不清的,结果养正小学的孩子很萌啊!小孩子振振有词曰:“鸡蛋,鸡蛋,先鸡后蛋。” 博得了台下的阵阵掌笑。
 
 会议中途也有替补救场的,有个省教研室会唱歌的lu老师,他的歌声音域辽阔,论水准不输于朱之文,论气场不亚于“大明星”。让我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教育界搞学术研究的也不乏音乐奇人!看来,多掌握一门技术是多么的重要啊! 
 
 我是照了录,录了照,多亏曹主任带的笔记本,内存满了,可以转存,让我可以在这精彩的瞬间里自由的穿梭,自由的寻找,只可惜,技术问题,照的不清。会议能坚持到最后的大约只剩下了150人左右,由山东省小学科科长徐云鸿老师做大会总结,感觉她总结的相当到位。她更准确的阐述了运算能力意义培养,计算课重在算理与算法的掌握,如何运用好算理语言和算法语言是上好一堂计算课的关键所在!
 
 白天,是我们与专家名师对话,晚上,就是我们几个龙口姑娘的对话了。想留点语言写写我们几个。
 
 我们几个吃饭的时候既谈学术,又谈生活。在这里,不谈学术,我只想谈生活,我们敬爱的曹主任带给我们的冷笑话至今让我难以忘怀,因为吃饭的时候我们老是谦让,所以曹主任就给我们来了个冷笑话,曰:“有个妇女怀孕都几十年了还没有生孩子,没法子,只好去医院,剖腹产手术一看,只见娘胎里坐着两个小老头,一个很有礼貌的对另一个说:您先!另一个很绅士的伸出手对这个小老头说:您请!”呵呵,就是这个您先您请,结果两人客套谦让了这么多年,都老成小老头了!故事过后,我们不再谦让,该吃就吃,生怕自己也谦卑成那个小老头。 
 还有一点我也得说,我说,我想五年级的时候教自己的闺女,当我们探讨是不是自己教自己的孩子更好一些时,曹主任毫不吝啬的向我们介绍了自己的经验。她说,她教学的时候曾教过自己的女儿,对自己的孩子一定要有耐心,当看到别的孩子都积极举手,对自己的孩子千万别急,慢慢来,可以帮助她改掉很多不良习惯,但是有一点,就是班级或学校里任何出头露面的机会都不允许自己的孩子参与,打消孩子的优越感。仅此一点,你也不难发现曹主任的仁爱和公正无私吧!
 
 要说的实在太多,那个每顿饭都离不开“辣”吃东西不仅讲求营养,而且要品味的季同学,那个出手大方,吃饭间猛然一喝:“服务员,打苍蝇”的柳同学,那个一看就是领导,却被我错认了好几回的焦同学,那个非让我们带一大瓶农夫山泉的军嫂单同学(她是后来去的),还有那个与我朝夕相伴,为了孩子的点滴进步就喜不自胜的孙同学……想起这些我的嘴角就带着微笑。
 
 如果不是学习,我想我还会继续陶醉于自我的那片小天地,如果不是学习,我想也不会激发我内在的一种急需学习的动力,如果不是学习,我的思维仍旧局限于:家庭——学校,这两点一线间,如果不是学习,我也不会结识这么多好朋友!
 
 学海无涯, 只要你想学习,机会总是有的…… 相信自己,相信明天!怀揣梦想,创造未来!!!
 
 收工,最后借用《红娘子》的一句话结尾:“不能替主子挡枪子的奴才就不是好奴才!”(凤娘语)勿需多语,学以致用,我愿意做教育的奴才,为教育,为学生挡枪子!
 
转载请注明:http://www.zool.net.cn/a/shebeishiyong/2017/0601/95.html